郭 旺   性别:男 民族:汉 学历:本科 政治面貌:中共党员
  现任:吉林市郭旺艺术培训学校校长;吉林市爱心形象大使;吉林市青联委员会常委;吉林市义工协会副秘书长;吉林市曲艺家协会理事
  一九九一年考入舒兰市文工团,一九九五年转为正式二人转演员,一九九五年至今从事二人转和影视事业,所出的二人转专辑有《郭望怪相说口》、《蹦迪八大扯》、《打面缸》、《鸡飞蛋打》、《二歪捉奸》、《包公错断闰查伞》、《汾河湾》、《李虎抢亲》、《猪八戒拱》、《锯大缸》、《秦香莲》等。原本只是戏曲演员的他,现如今不只涉足地方戏曲的表演和多种乐器演奏,而且从主持到电视剧演译到歌唱方面,都有很深的造诣。从事文艺事业以来能够严格律己,细心揣摩。 多年来本着他对艺术创作精益求精的态度,深受广大老百姓的喜爱。尤其是近些年出演的几部农村题材电视剧,更使郭望不但被家乡人喜爱,更被全国的电视剧观众所熟知。在本职事业方面力争做到最好的他还不断参加社会公益事业活动,无偿参加公益性演出;热心的捐款捐物;深入到基层为敬老院、孤儿院等社会弱势群体奉献爱心,只要是国家和社会有需要时总能看见他的身影。同时他的举动也受到了认可,于2006年被评为吉林市 “爱心形象大使”。 2011年被“吉林市松花江网杯”评为吉林市十大杰出青年。

  主要业绩:
  参加中央电视台开心辞典栏目, “开心万里行” 活动为社会筹集100万公益基金,拯救珍惜珍贵野生动物东北虎。
  2001年获“本山杯”二人转大赛银奖
  2006年获“全国二人转汇演”季度冠军,中华轿车得主。
  2007年“魅力城市”中央三套春节晚会 同年中央三套“魅力十二”特约嘉宾
  2010年7月4与台湾巨星周杰伦同台演绎 《低碳生活美丽人生》公益性晚会
  2010年吉林省政协出版的《吉林人杰》书中称为艺术界杰出人物。
  《超级乐八点》特约嘉宾。
  历年吉林市电视台春节晚会。
  辽宁卫视“逗你乐翻天”栏目主持人。
  吉林省“欢乐东北人” 栏目主持人。
  沈阳电视台春节晚会主持人。

  影视剧方面有:
  《种啥得啥》获第九届全国电视剧“神农奖”金奖、中国广播电影电视剧奖“飞天奖”、长篇二等奖
  《都市外乡人》获第十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奖”优秀奖、第二十六届中国广播电视大奖“飞天奖”二等奖
  《插树岭》获第十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奖”特别奖、第二十六届中国广播电视大奖“飞天奖”一等奖。该剧被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收入50年50部电视剧回顾展之一
  《静静的白桦林》获第二十七届中国广播电视剧“飞天奖”一等奖。
  《俄罗斯姑娘在小城》二OO九年六月拍摄,现已制作完成。
  《女人村庄》荣获2009年电视剧“金鹰奖”。
  《女人当官》参评“五个一工程奖”。
  根据中央新闻报道的先进事迹拍摄的军旅题材电影
  《邰忠信》中饰演主要角色。
  电视剧《没完没了的爱》饰演 小张 、《山里红》饰演王二虎
  《欢乐的海》饰演 何久乐、《关东金王》饰演 张作霖
  《沸腾的村庄》饰演山根儿,电影《阿K诗篇》饰演主要角色。
近期又接拍了几部电视剧,郭旺本着“认认真真做事”“踏踏实实做人”的理念,一直鞭挞自己努力向上,拼搏奋斗!
您现在的位置 - > 首页 > 学校动态学校动态

二人转的说口

发布时间:2019-09-05 作者:未知  来源:未知
    唱词是二人转文学的重要部分。顾名思义,唱词是供演唱用的词,表达的媒体主要是语言(而不是文字),接受的渠道主要是听(而不是阅读)。同时,唱词毕竟是二人转构成要素之一,塑造形象、叙述情节、渲染情绪都必须与其他要素(如说、扮、舞等)协调起来,同步进行,达到立体化的动态效果。所以,二人转唱词有它独特的语法、章法习惯。

    二人转唱词的基本功能主要在于为叙事和抒情提供文本。受二人转总的演艺原则规范,叙事的角度可以是演员的,也可以是角色的,以演员的角度为主;抒情的角度同样可以是演员的,也可以是角色的,但以角色的为主,这就涉及到文本的性质(叙述的或代言的)问题。事实上,二人转唱词的叙述、代言兼而有之是与其表演的“跳进跳出”(人物)有根本关联,是二人转兼有歌舞、说唱、戏曲等多重属性所决定的,也是二人转文学区别于其他文学样式的特点所在。

    二人转由两个人演唱,而这两个人所要演唱的故事中的人物却并不一定是两个,即使有时恰恰是两个,也并不一定就是一男一女。在这种情况下,二人转没有采取单纯装扮或一味叙述的表现方法,而是采取“叙述加摹仿”的方式,给自己留出宽泛的余地。“千军万马,就靠咱俩”这句不起眼的话语,一矢中的,点破了二人转艺术迷宫的总机关。两个人要表现“千军万马”,除一人“演”多角外,主要靠“叙述”来完成。这有些像以“叙述”为主要艺术手段的说唱(书曲)。但二人转对故事的叙述却与一般说唱对故事的叙述有所不同——说唱的叙述以“讲”取胜,尽管也有“起脚色”、“咕白”、“外插花”、“大开门”等辅助手段,可谓绘声绘色,毕竟抵赖于书台的有限空间和演员的生活化打扮,只能点到为止。二人转的叙述则有“装男扮女”以及“舞”、“说”、“绝”的因素加入,表演起来不止绘声绘色,而且绘形绘情——这是一种“演述”,即熔装扮、叙述、摹仿于一炉,兼沾“秧歌性”、“说唱性”和“戏性”,但绝不等同于秧歌、说唱和戏(戏曲)的独特表演方式。

    二人转对故事的学术以跳进跳出(人物)为主要标志,反映到它的书面(文学)形式中,就必然显现为“叙述”和“代言”兼而有之的整体面目,即所谓的“叙述兼代言”。应该指出的是,“叙述兼代言”的“加”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如数字、物体等的机械式相加,而是两种因素的互相渗透、互相补充、有着如化学反应般结果的“融合”——叙述中有“代言”成分,代言时也仍然在“叙述”——两者难解难分。
相关文章